当忍者部队垂头丧气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守寨的忍者突然跑上来报告说:“大事不好了!有两支部队一东一西一起向小金川官寨集结,看样子像是攻打围歼咱们的!”哨兵这一消息,无啻在军中丢了个炸弹,登时人心惶惶,军心不稳。 藤林俊客冲上前问:“来者打着什么旗号?大概都有多少人马?!”哨兵报说:“回禀掌门大人:东边像是官兵,大约有两万多人,斗大的白字杏黄旗在夜空中 ">

一起看文学

繁体版 简体版
一起看文学 > 江湖奇门录 > 第一百零四章 血脉相传

第一百零四章 血脉相传

当忍者部队垂头丧气地走到大门口的时候,守寨的忍者突然跑上来报告说:“大事不好了!有两支部队一东一西一起向小金川官寨集结,看样子像是攻打围歼咱们的!”哨兵这一消息,无啻在军中丢了个炸弹,登时人心惶惶,军心不稳。

藤林俊客冲上前问:“来者打着什么旗号?大概都有多少人马?!”哨兵报说:“回禀掌门大人:东边像是官兵,大约有两万多人,斗大的白字杏黄旗在夜空中十分醒目。西边的却是民间土司兵将打扮,大概有一万多人,为首的是名英姿飒爽的女将,骑着一匹乌云迫雪的白马!”

藤林俊客顿时大惊失色,心道:“这么说,是白闪电和玉如意!莫非父女二人已互通了信息,要同仇敌忾联合起来一致对外?!今天真是大大不妙,就是没有良尔吉一招制敌控制住少主大人,今天这一仗也难保不败啊!形势十分明朗化,如果守住小金川官寨,凭仗碉楼迷魂阵的优势,方可与两方人马一搏。一旦走出寨门,自己这一万多人马就像砧板上的肉,任人宰割,毫无还手之力!这个良尔吉是个至关重要的绊脚石,必须悄悄除掉他,以绝后患!”

当下主意打定,藤林俊客故意放慢脚步,待良尔吉押着德川宗武来到跟前时,突然双膝蹲下,向德川宗武趴下叩了一个响头!德川宗武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心道:“他发什么神经,居然行此大礼?”却不料只听嗖!嗖!嗖!三声尖啸响过,竟从他的背部衣襟处射出三股寒光!径直朝着他和良尔吉而来,当真快逾闪电,夺目惊魂!

德川宗武上身穴道被点,动弹不得,吓得惨叫一声闭上了眼睛!而良尔吉显然也被藤林俊客的怪异举动,搞得莫名其妙,等到反应过来,背弩上的暗箭已飞到眼前!他慌忙松开控制德川宗武的蛇形刁手,一个后翻身堪堪闪过暗器!

藤林俊客见状大喜过望,刷地一声拔出腰间黄金宝刀,一个饿虎扑食窜上前去,就向良尔吉头顶劈落!趁此机会,三名武士忙各亮兵器,将德川宗武紧紧护在当中,并由千叶周作成政为他解开穴道。

良尔吉后翻后又牵动腰伤的扯疼,他不敢恋战,从地上抓起一把砂砾劈头盖脸向藤林俊客撒去!趁其挥刀如风,乱劈乱砍,应接不暇之际,他一鹤冲天掠上高高的寨墙,单掌拍飞一名守卫,纵身一跃,跳到了寨门之外。

但见宽阔的官道上,一东一西尘土飞扬,两支军队喊杀震天,人欢马叫,逐渐由远而近,双方各在一公里开外按住阵角,摆开厮杀的架式,整顿队形,严阵以待。这时,得得的马蹄声响起,分别从两支部队阵营中窜出一匹快马,转眼之间,两匹快马先后来到良尔吉跟前。

有一人他认识,是西方跑过来的那匹战马的主人,是个身高体壮的大和尚,提着一把巨大的板斧,正是十八路土司联盟军中的一代猛将劈两半!他曾经在良尔吉手下吃过败仗,因此十分尊重他,笑呵呵地问:“二公子你怎么在这儿?”

良尔吉微微一笑,不答反问道:“你们这次来,是帮助我攻打小金川官寨的吧?”劈两半哈哈大笑道:“正是!”良尔吉有些奇怪:“咱们香总盟主是如何知道在下有难的?”

还没等劈两半回话,旁边那名苗条身材的女将军说:“是小女子悄悄给他们传递的消息,因为在今天的葬礼上,小女子见联盟军首领们十分尊重于土司大人您,料想他们获知消息后必然会派兵来救你们小金川官寨!其实,小女子也藏有私心,因为奴家的夫君冰雹和张广泗元帅一伙人仍陷在官寨中!小女子怕去请经略白大人出兵,他因为恼恨张广泗元帅战况一再失利,恐怕会赌气不再出战!所以最后,小女子选择了先去邛山搬取救兵。”

良尔吉笑道:“怎么白闪电又亲自率领大军前来了呢?”那女子正是冰雹的妻子旗影。夫妻二人原是张广泗手下五虎将之一,擅长千变万化,真实身份令人难以捉摸。专业刺探军情,是军中著名的千面人百事通!

这次以一名年轻貌美的女将军身份露面,倒与她的甜美声音极配。她嫣然一笑道:“据小女人后来听说,岳总兵大人也侥幸逃回沃日官寨,白大人听说张广泗等人又被鬼眼等人困在小金川官寨,勃然大怒,他不知与鬼眼有何血海深仇,誓要率领大军血洗小金川官寨,也要将鬼眼千刀万剐!”

良尔吉冷冷一笑,一语双关地道:“白大人如果只是为了一个小小的鬼眼,麻烦将军可以回去转告他,鬼眼已被在下一刀毙命!白大人可以班师回营了!”旗影又惊又喜道:“莫非土司大人今晚一直呆在官寨中?请问拙夫现在人还安全吗?”

良尔吉有些大惑不解道

『加入书签,方便阅读』